AKIRA作死中

无节操,蛇精病,一只抖M……TL党,偶尔更佩花……欢迎吐槽2333

[ APH/金钱组 ] 从前的你

*黑塔利亚微现实向
*不固定cp,写写时事而已
*有些信息随便写的,请勿深究



#金钱组

“阿尔弗雷德,你知道吗?”会议的结尾,他整理着手中的文件,突然笑了起来。

“什么?”我心里一紧,警惕地看向他,生怕遗漏任何一丝细节,这个老狐狸,又要耍什么花样?协议马上成功了,我不能容忍有任何失误。

“我曾经把你当做我的救世主。”他侧过头凑近我的耳廓,轻轻说道,在外人看来我们俩该是怎样的亲密和旖旎。

大概只有两个当事人知道,过去、现在和未来,我们之间只会有阴谋和算计。

“你又想耍什么花招?”我咬牙切齿地问他,面上却毫不动摇地微笑着。说完我就有点后悔了,这样的回答实在有些小家子气,也难怪他笑得更厉害了。

“花招?我只是说实话而已啊!谁都知道如果不是你,我都不知道要被本田那小子多揍几年呢?当年还多亏你收拾了他,那时候你可真的是世界的hero啊?”他眼神一黯,像是被我的怀疑伤到了,看上去确实有几分可怜。他这个人就是这样,明明奸诈老成,却长得一副柔弱委屈的样子,不知道的还真的要被他骗了去。

可是,你听听他说的话,本hero肺都要被他气炸了,难道我现在就不是世界的hero了吗?他是在指责我和本田菊走得太近吗?明明最近他自己和斯拉夫人时不时秀个恩爱,谁不知道那是来对付我的。

“那是多久以前的事了,说起来耀最近过得很滋润嘛,南海的动静是不是有点大了?你那几个邻居小兄弟都告状告到我这里来了。”我也毫不犹豫地戳戳他的痛处。

果然。

“我只是给我家门口我的池塘松松土,不关别人什么事哦。”他完美的假笑出现了一丝裂痕,看来我的战略还是有点用的。“只是有些人嘴太多,手太长。”

“别以为南中国海有中国两个字就是你家的,那拉杰什不是得开心死了,印度洋里面可是有个印度。”协议达成了,我握着他的手,笑道。

“可别忘了那范围可是当初我们一起划的,点还是你帮我定的呢。”他盯着我的手,显然他的手被我捏疼了,却不肯露怯,毫不留情地还击道。

呵,好面子的中国人。

记者团团围了上来,我终于把手放开了些,毕竟那样照片拍出来不太好看。

“纪念日在即,最近两位有什么计划呢?刚才看二位相谈甚欢,是不是还有更多的合作计划?二位私交如何呢?”哪个不读空气的KY记者问的破问题。

“我家正准备邀请飞虎队的老兵们参加纪念会呢,多谢他们当年的帮助,我们是不会忘记的。”他微微一笑,说得真诚。

我怔怔地看着他,飞虎队?搞什么,他不会是来真的吧?虽然我知道在这样的场面上他不会食言,只是这的确勾起了我的回忆,让我想起我们也曾有过共同抗敌的过往。说起来居然也煞是动人。

我有些看不懂他了,我曾经没把他放在眼中,即使他是曾经的世界第一,可那又怎样,英国佬也当过不照样被我拉下来了。曾经我以为他虚弱贫穷,落后野蛮,有时候我又觉得他是不是在伪装,欺骗,可现在我又能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他的真诚。

“ 你呢?琼斯先生,你有什么打算?”记者打断我散溢开去的思考。

我清了清嗓子,露出一个自信的笑容“我刚刚正邀请王耀先生来我家做客呢。”


他惊诧地看着我,我终于感觉有些得意了。



.END.



。。。。。。。。。。。。。
只是想写写打嘴炮的金钱组,大概还会有其他cp吧。尽管丝毫没有什么cp感23333







*SS/HP




*粮食向




*并不懂英国法,勿深究,欢迎捉虫!


Harry在陪审员入场之前从来不知道原来他一直穿着的袍子还有这么多的颜色。这些人都古古怪怪的,戴着尖尖的帽子个个都像个巫师似的。

“先生⋯⋯”我还以为这个世界上你最奇怪了呢,后半句话没敢说出口,他这才想起来这是在法庭上,一个严肃的场合。





从他坐在法庭上的那一刻起,旁听席的骚动从未停止,几乎所有人都用同情的目光看着他,好像他是雾都孤儿里面的可怜孩子,他想要站起来反驳,抗议,但他又不知从何说起。条件反射地看向先生,然而却没有得到回应。




他的先生颓然地坐在被告席上,沉默得像是一棵荒原上即将死去的树。





到底发生了什么?他看向人群想找到一些线索。



一个打扮得有些花哨的白胡子老爷爷对他笑了笑,湛蓝色的双眼闪闪发亮隔着半月眼镜温柔的看着他。坐在他旁边的年长女士像是一位严厉谨慎的修女,她神情十分严肃,像是在决定一件了不得的大事。感觉到Harry的目光,她冲他露出了一丝安抚性的笑容,这让他觉得有什么悲惨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




Harry刚刚安稳点的心跳又开始不安,他不知道等待他和先生的会是什么,显然他们正在经受一场审判,一次漫长的拷问与折磨。此时此刻,他只想回到那个有些狭小又冷清的小家,毕竟那是他在那生活了一年零九个月,迄今为止他在地球上待过最长时间的地方,那让他觉得安稳。






十多年来,他的人生一直在流浪,去年今日好不容易开始安定下来,先生甚至已经替他联系了“麻瓜”学校,可是现在一切都被这场莫名其妙的庭审给毁了。恐慌和不安开始蔓延,愤怒不断怂恿他离开这里。有一个声音一直在他心底发生抗议:“你们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再次把视线转向先生,那垂头丧气的样子让Harry有些不适应,他甚至想不起来先生摆出有些趾高气扬的姿态是什么时候了。














所有愤怒和冲动就像是一个瘪了气的气球,他只是意识到自己不能一走了之,不然这个世界永远不能理解他们。


除了在他身边,自己还能去哪里呢?


审判开始了。



“Mr.Snape 有关乌姆里齐检察官控告你诱拐罪和非法拘禁罪,你是否有异议?”



坐在被告席上的男人沉默着,半长的黑色头发打着油腻的卷,遮住了大半张脸,苍白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他坐在那一言不发,就像是下雨天被雨打湿翅膀的蝙蝠,阴沉又狼狈。





离他最近的陪审员摇摇头,在纸上划了一个叉,比起冗长的判决,还不在纸上涂鸦,再偷偷把它变成一个小动画。





而“男子藏匿大难不死的男孩长达十一年终获捕!”的消息已经在巫师界上上下下传了两个多月,所有人都在好奇男子的动机,所有人都在等着法律制裁罪犯。就像一部热播的电视剧,大家都准时准点地坐在位置上等待着剧情的发展。



今天,期待已久的真正主角也正式出场了。




媒体席上的媒体人们一阵骚动,他们都等待着被告人是怎样为自己辩解。





“肃静!被告人你有什么要辩解的吗?”



男人终于抬起头来,看到Harry后青灰色的面容勉强扯出一个惨淡的笑容。




“没有。”


































































































































不知道是哪位大大的,好棒!!到处都是大角虫!!

怎样和你的室友相处融洽——魔王版

*HP和LOTR混同 极度OOC

*各种不靠谱的小故事合集

*The One Ring和Voldemort无差

*和 @流雲荒鶴 的联文,快去催她!

*作者有病



“我感觉它在召唤我们。”Voldemort五号望着戒指沉思了三秒钟后,果断地说道。

“得了,别再装神弄鬼了。虽然它确实很迷人,不是吗?七号,以后这就是你的别墅了。”原谅Voldemort二号是个心直口快的年轻人。

“别墅?你居然管着叫别墅!纳吉尼才叫别墅好吗?这只能算帐篷,一户型的那种!好歹你也是住在日记本里。”Voldemort七号只想说他们都是瞎的吗?无论如何他都不想住在这枚戒指里,即使他根本感觉不到宽阔和狭窄。

“闭嘴!我们开个会,投票决定!”老大发话了。

“去你妹的民主!!”Voldemort七号已然预料到结局了,毕竟他已经轮流和其他Voldemort同住太久了,即使是亲人也会有杀掉对方的一刻,更何况他们还是恶魔、坏蛋、恐怖分子们。现在,他有预感如果自己再不寻找容身之所,那么这个世界的大boss们就会开始自相残杀,到时候谁来凸显主角们的正义?

他介意的是为什么反派们不是以一种独裁善断的方式终结一场争论。

比如:那个X-box好棒,我要住在里面,它还自带哈利波特系列游戏!我就要住着!尽管这听起来像个被宠坏的七岁孩子,但他的的确确是他们中最晚“出生”的。天哪他们能做到民主,为什么就不能有点公德心,譬如爱护幼小?

第二天,他就被投出了拉文克劳的冠冕,搬进了那枚金戒指中,唯一值得庆幸的是那枚戒指十分符合他们的审美观。而且在火堆里还会显示特殊的花纹,最重要的它浑身散发着如此迷人的闪闪金光,要知道他们在主灵魂虚弱期的这些年过得实在是太憋屈了。唯一见过的带有“金”字的东西就是彼此的魂器。

天哪,难以想象为什么老三后来会制造出一个没有鼻子的肉身?一定是被老蜜蜂的柠檬雪糕荼毒的,早就和他说了别碰麻瓜的东西!

算了,好歹他也有独属于自己的魂器了。

“你是谁?”一个神秘的声音突然冒出来了,显然这块土地早就有他的原住民了,而且听起来和他一样邪恶又强大。

“Damn!我就知道!”梅林的胡子啊,为什么他走到哪里都有室友。

“Damn?我是The Lord of Rings,简称The One Ring,当然我更愿意听到你称呼我为Lord。”声音十分具有磁性,不知道谁规定的,大Boss通常会有这样的嗓音。

“我叫Voldemort,好吧,事实上我是Voldemort 七世。梅林在上,我之前根本不知道你住在这里面,我如果知道一定不会来打扰你的。”天哪谁知道这老家伙活了多少年,一万年?

“小七,我原谅你了。当大boss太累了,通常我只是出来刷一下存在感,团结一下大众,反衬一下主角的坚强勇敢,仁慈善良。对了,梅林是谁,新的神?当年那群傻瓜还高喊着梵拉在上爱尔贝雷斯什么的呢。”很好,又一个话唠的反派。现在已经不流行冷酷无情少言寡语的Boss了吗?

“哦,信仰问题……不可避免。我们需要统一一下信仰吗?以免……”

“算了,要是我的主人有信仰,那他既不会创造我了,我比较需要出去喝一杯。”

“彼此彼此,你知道的反派条例不会允许我们这么做的。”

“一个反派居然要遵守条例?!反派们居然有条例?!”

“谁让主角们才是打破条例的那一个呢?”

“我想我开始有点喜欢你了,Voldy~”

“我也同样欣赏你,RingRing……”

“好吧,有点恶心……”

“同意……而且Gay……”

出乎Voldemort七号的意外,搬进新家后,他和他的原住民室友以非常平和友善的态度度过了第一天,作为两大世界的终极BOSS(的分身)。

无论如何,他的新室友超酷的。

“我们是不是应该见一面?”一个星期过去了,Voldemort七号终于意识到有什么不对了。他们还没有正式见过面呢。

“事实上,他已经很久没有显过形了。像这样?”声音在他的脑海中响起,他们已经对彼此敞开大脑了,当然只是敞开一部分,以保证可以用脑电波交流,因为The One Ring懒得开口。

就当顺便练习大脑封闭术?

“我没想到你这么想看狂蟒之灾?”

“闭嘴,你个小圈圈!”看来还需要加强训练。

“好吧!这是他最后的形态。”

话音刚落,一只黄橙橙又红彤彤的明亮大眼睛显示在他脑海里,全息的。

“一点都不黑暗嘛,还是很明亮的。”虽然怪异了一点。

“旁边是什么,你们的大本营?还有动来动去的小黑点?他们长得真诡异哈。”到底是谁规定的反派就不能有优雅洁净的审美观。他可是斯莱特林的后人,纯血统派的领袖,快看看那群贵族。

“我觉得主要原因是因为我们不会做饭。”Ring好脾气的摆摆手,“只要有好吃的,再大的罪恶也会消弭的,这一点比相貌才华还要有效。”

“你不用一再提醒我,我是个英国人这个事实,而且这让我更加想要一具肉体。”七号彻底无奈了,他想念有红酒的日子,鱼和薯条也可以,即便这很不魔王。“The One Ring,我只希望我们能快去找个蠢蛋附身,早点统治并分享这个世界。”

“别提了,这里只有一群只有七秒钟记忆的傻鱼和飘来飘去的水草。”

七号已经开始想象自己附身在某条鱼后的事情走向,无非是我是谁,我是伟大的黑魔王,我要统治世界,咦,这里块面包屑!我是谁?如此循环往复直到自然死亡或非自然死亡。

“我有《德古拉》你要看吗?”The One Ring决定安慰一下自己的后辈,方法是分享好东西,依旧用脑电波,不然还会有家庭影院吗?

“恩恩,我最喜欢他吸血的场景了。”黑魔王军团的种子选手Voldemort七号一下子振奋就起来了,吸血鬼算是反派中的偶像明星了,就是喜欢他们正邪难分的Bitch样。“你哪里来的这么多好东西?”

“我上一个主人是Cult片爱好者,真奇怪他喜欢这些血腥残忍的片子却不愿走出家门,甚至他都不敢踩死一只蟑螂。无论我怎么煽动和引诱他。他简直是我的黑历史。”The One Ring无奈地眨眨眼,戒指里的空间开始忽明忽暗。

“所以打败精神系魔王的只一定坚强勇敢仁慈善良,也可能是宅。”

“走开,你这只该死没大脑的鳖!”两个boss顾不上聊天了,空间开始剧烈摇晃,一定是湖里的那只泥土色的鳖又要去晒太阳了。

天哪!这可是在英国,晴天的数量比Weasley家族的金加隆还少的国家。

无论如何,今天的世界依旧和平。



——————————————

感觉写了一篇很恐怖的CP文(并不),大概就是HP中Voldemort的灵魂碎片把魔戒当做魂器,但是发现里面已经存在一个意识了。两个世界级恐怖分子是如何互相打气安慰度过在某个森林小湖中的苦逼日子的故事。















【对话集】不知道怎么打Tag系列………

*一些OOC又乱七八糟的脑洞


1、GarrettXLegolas

“Garrett,你怎么又和那个精灵吵架了?”

“他居然送我一件银制的锁甲。”

“如果我没看错的话,那是秘银锁甲?”

“Holy Shit!Legolas别走!!我错了。”

“早和你说了,在秘银面前就算是吸血鬼也根本把持不住。”


2、GarrettXLegolas

“Leggy,我们真的要去密林吗?”

“怎么,不是说好和我一起回老家吗?”

“密林里都是树……都是木头。”

“不然都是棒棒糖吗?”

“你知道木头是吸血鬼的克星。”

“没关系,我会告诉它们离你远点。”

“快教我怎么和树木说话!!”


3、ThranduilXGarrett

“父亲,你不是说吸血鬼们要喝人血,这有悖于精灵的品德吗?”

“没错,Legolas。”

“可是你为什么和他做朋友?”

“他看起品(zhang)味(de)不(xiang)错(wo)”

“Gimli,我就说我老爸是个自恋狂。”


4、WillXLegolas

“王又把王子的男朋友赶出去了。”

“真可怜,为什么啊?那孩子挺实诚的。”

“可惜是个手癌。”

“他做了什么?”

“他不小心把王的战袍弄坏了……”

“吾王仁慈。”


5、WillXLegolas

“Thran,你终于还是过来了。”

“Elrond,怎么是你,Legolas呢?他不是早就过来了吗?”

“Thranduil,你先冷静一下,听我说。”

“你说……”

“Legolas在海上遇到了海盗船……”

“他死了?”

“不,他和海盗私奔了……”

“快把精灵王扶到房间里!!”


6、RonanXDuke of Buckingham

“Gamora他居然要和我分手?!unbelievable!一个愚蠢的弱小的人类居然要和我分手?!”

“殿下,我是否有幸知道这其中的原因。”

“他说他当时瞎了眼,以为我的身体是白金色的。”

“殿下……恕我失陪,有缘再见。”

一个月后,“听说Gamora叛变了。”


7、HP设定 GarrettXLegolas

“哦,可爱的小精灵,你想进哪个学院?”

“斯莱特林,我想去斯莱特林。”

“为什么,据我所知精灵不是格兰芬多就是拉文克劳。”

“我喜欢银色和绿色!!”

“……斯莱特林!下一位!”

“Garrett,斯莱特……”

“我要去格兰芬多!”

“为什么?斯莱特林才是吸血鬼的大本营。”

“我饿了,那个学院看起来比较好吃!”

“Ms.McGonagall,我觉得是时候换下一顶分院帽上任了。”


占个tag

【今日头条】盘点:阿门洲十大禁片的被禁理由

如果阿门洲通了网?

三、千年后半神甘道夫再度出山,六部曲续写夕阳红感天动地

Legolas收到了来自Gandalf的来信,叫他去开个会。

“Ada,我出去几天。”Legolas转身就拉过他的小白驹,准备顺道去Gandalf家玩几天再回来。

“他找你干嘛?这乌鸦嘴巫师……”Thranduil提起Gandalf仍然一脸警惕。

“它上面写着找我开个会。”Legolas扬扬手里纸条,说道。Thranduil一副准没好事的样子让他十分无奈,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有双倍经验的Ada总是在他面前表现得十分孩子气。

Thranduil你好歹也是一方势力的头头,不要露出你要去可以,但我要跟着你的三岁样子好吗?!

“哦,对了,他背后写着尤其不能带你去。”Legolas微笑着说道。

“……”Thranduil再次确认Legolas一定是自己的孩子,不然哪来的这埋得很深的恶劣因子。

但显然,跟踪Legolas多年这件事还是很有好处的。

比如,他现在正悄然地混进了由Gandalf召开的神秘大会中,以一米九六的身高。

记录对话如下:

Gandalf:太过分了,那个国家是怎么回事?!居然会让这样的电视剧出版发行,还播出了?

Galadriel:不要让愤怒冲昏了你聪明的头脑,亲爱的朋友。你慢慢说!

Celeborn:……

Legolas:对啊,Gandalf你到底有什么不满啊。

Gandalf:这个叫英国的国家,居然拍了一部叫极品基老伴的电视剧。剧情我就不说了,你听名字就知道了嘛。

Legolas:难道你不知道这个国家的别称吗?他可是号称大英腐国。这个国家所有男演员多多少少都拍过这种片子的。

Galadriel:对啊,昨天刚刚补完霸道王子俏仆人,里面王子他老婆长得比戒灵还吓人。这不是逼着人家那啥嘛!

Elrond:确实如此,我最近也看了这个国家出品的一部电视剧,也是里面都没有女主角的。男二号可爱得像是一个霍比特人,就是男一号时不时让我想起Smaug也不知道为什么?

Galadriel:是嘛是嘛?叫什么名字,我也想看。

Elrond:好像是叫什么我的傲娇小侦探?明天我拿盘给你。

讨论剧情,持续了一小时三十分钟。

Thranduil(悲愤脸):「你们看的都是盗版光碟吗?为什么和我看的不一样!」

终于,Gandalf重新控制了局面。

Gandalf:这些我都知道,可问题是那个男主角和我长得好像。

众人静默了三秒:你不早说,禁禁禁!!还有什么好说的。

Legolas:我会告诉我ada,让他帮忙的!不过放心,我不会让他知道被禁的原因的。

Thranduil:「我已经都知道了!」

Gandalf:那就拜托你了。

会议完美结束了。

果不其然,Legolas很快就请Thranduil帮忙了。

其实一开始,Thranduil是想要拒绝的,他不能他家叶子一说要禁就禁,那样多没面子,多不矜持。要稍微推辞一下,拒绝一下,然后再半推半就,讨价还价顺带摸点利息回来。禁一个片子很麻烦的,还要在里面走很多关系。随随便便禁一个片子,其实那个片子很好、很赞、很黑,以后大家知道了一定会骂我的。

可是想想如果很多精灵看完之后身心不适,去了曼多斯神殿怎么办,本来精灵的繁殖力就不高,这样下去精灵的未来怎么办。退休多年的Thranduil今天依然忧国忧民。

很快地,依Gandalf所愿,这部还未引进阿门洲的英剧就被掐死在进口的途中。

就这样,在没有任何精灵的审核下,光是脑补就吓退了一群人,导致他们错过了一部好片子。这可谓是阿门洲影视史上的一桩奇案冤案。

不过十大禁片中又何尝不是“无片不冤,有颜皆孽”呢?


四、小美人挑逗大文豪,一分钟击沉大制作


“Ada,这一分钟都不到,你至于吗?!”Legolas说实话有点陷入抓狂。

对方却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一秒钟也不行。这个样子怎么可以给人看去了。”

“可是这又不是我,这是Bloom先生啊。”长得像也有错?

“我的错,没有看住那个熊孩子,我为什么没有去当他的经纪人。”已经顾不上回应Legolas,Thranduil正在深刻地检讨自己。

“不要因为一分钟禁掉这部好片子啊。”Legolas绝望地争取最后一点点希望。

显然,在守护儿子的美貌(凡人版本也不行)不能被外人(痴汉)舔屏这件事上他是撼动不了他的父亲的,就算他也学着电影里的样子,挤眉弄眼了一番。

他居然忍住了。

看着儿子嘟着嘴气恼地离开了,Thranduil突然觉得自己此刻的心情大概只有Lee Pace能懂了。

事实告诉我们在电影中就算是一分钟也是很重要的,请谨慎使用美人。

—————————————

好啵,这次没什么新梗啦。估计一大串人名也绕得大家头晕。

没错,我今天就是混更来着……😂

先在这里道个歉😢😢

【今日头条】盘点:阿门洲十大禁片的被禁理由

如果阿门洲通了网?

一、老父怒告迪斯尼电影公司,声称儿子受其影响立志做海盗

Thranduil回到阿门洲的第一件事就是痛饮多卫宁三百杯,要知道他可是三千年没喝到它了。

为此,即使是精灵之躯,他也昏睡了一个月。

等他终于挣扎着从梦中醒来,一个闪闪发光的东西在他面前晃荡,吊灯掉下来啦?甘道夫终于舍得用魔法了?还是儿子要给自己惊喜?

“Thranduil,快醒醒!!”

爱尔贝蕾斯在上,灯泡说话了?!

突然意识到这个可怕的事实,Thranduil赶紧从床上一跃而起。

Holy,Shit!是林谷半秃领主

“Legolas要去当海盗!”

“什么?!”。

等到他终于见到Legolas的时候,感谢Lee Pace在最后的三十年里不断磨练他的忍耐力和不断挑战他的审美观,以至于他没有当中晕过去。

这比被Legolas暴打一顿还丢脸。

“快!把!你!这!身!破!烂!脱!下!来!”

“哦,亲爱的Ada,你为什么这么暴躁。请不要忧伤,虽然我就要远去,可是那都是为了自由!我要像Captian Jack Sparrow那样在海上漂流探险!我会想你的!”说着Legolas穿着他那布条一样衣服,带着个皮革三角帽跳上了桅杆。

“我可以和你一起去啊,带上水果,带上兰巴斯……最好在带上多卫尼。你的猎装呢?”Thranduil从未如此耐下性子。

“不要,Leggy是个自由的小精灵,不对,自由的海盗!海盗,你怕不怕?!”

直至孤帆远去,消失在夕阳中时,Thranduil才反应过来。

混蛋,为什么这么久太阳还不下去。

“Thranduil!快醒醒!!”

昔日瑞文戴尔领主的脑门在他眼前闪闪发亮,提醒着他刚刚只是个梦。但是看这节奏和刚才的梦境一模一样,不会是Legolas真的要去当海盗了吧?!

Thranduil一下子紧张起来。

“听说你有魔戒的蓝光版,借我看看呗?我要做个亚纹全镜头剪辑。”

Thranduil长舒了一口气,第一次这么爽快地答应了。当然精明谨慎的他还是让对方留下字据如有损坏,赔偿300桶葡萄酒。

“Ada,听说加勒比海盗5开拍了,到时候一起去看吧!”是Legolas!他好好地穿着常服,脚步轻快地走过来。

Thranduil觉得今天的叶子格外美丽!清新!

但是,“不准看!前四部也不准!一部都不准!”

就这样,以讹传讹,不知道为什么,加勒比海盗系列成了阿门洲的十大禁片了。

二、冷面大王化身美妇人,上千影碟无故被消失

其实看第一遍的时候,Legolas并不知道其中女主角是个男士扮演的,而且这位男士和自己的ada还非常相像。

事实上,他觉得那是个好片子,为此他还特意向Thranduil推荐了。

只是Thranduil接过光盘时眼中露出的迟疑神色引起了他的注意。

随着女主角的欢歌艳舞,Thrandui的神色越来越不耐和烦燥。

这种情绪甚至让Thranduil在影片进行一半时愤然离席,这可不常见,Thranduil对电影这种艺术十分宽容,通常会给予一部电影很大的耐心。

看来很不对劲啊,片尾他特意关注女主角的演员。

Lee Pace,等等,那不是在The Hobbit中扮演他ada那个演员吗?他还记忆犹新来着。因为他确实长着凡人版Thranduil的脸。

Legolas突然意识到为什么他的父亲这么躁动了,这简直可以看成是他女装版嘛。

至此之后的一个月里,每每Legolas看到Thranduil,嘴角都会露出一丝神秘的微笑。

三个月后,一部叫做Soldier's Girl的电影在阿门洲完全消失了,找不到任何片源,好像它从来没有出现过。

Thranduil不是没有想过杀到那个世界胖揍Lee一顿,但想想来回要这么久这么费力,最重要的是要离开Leggy这么长时间,还是放弃了。

万一这一走,他的叶子被摘走了怎么办!

另一个世界的Lee莫名地打了好几个寒战,不过也好,他总算找到一个合适的理由蹭进Orli的被窝了。


【番外】小叶子惨遭斯托卡,老春树喜逢又一春

*半AU OOC 慎

*短短短,其实写了挺多,但是都不是很满意。

*主叶子视角 别太期待QAQ

————————————

番外1



Legolas从未想过竟然会以这样的形式和他相逢。

尽管当时他还是少年精灵的姿态,倚在树干上站得高高的,一派天然。可是他只要一抬头,依旧一眼认出了他。尽管那曾经如金色瀑布般的长发已经高高束起,意气风发得有些不像话。他的容颜俊美依旧,可曼多斯神殿的赐福褪去了他那些曾经属于密林之王的冷酷高傲,他微笑着问他,竟然比他背后的阳光还要灿烂温暖。

他做了几千年的心理设防,对方只要一个微笑,就已经让他丢盔弃甲,不战而败。

“你真是没有出息。”Legolas暗骂了自己一句。时隔千年,他依旧为那个精灵心动不已,这真叫他绝望。

他应该走的,头也不回地,好让树上那个少年似从未见过他。

可偏偏大角鹿停了下来,任凭Legolas怎么拍它,再也不肯前进一步,只是绕着树打转,还不时的开心地喷个鼻息。可他又怎么能责怪它,那才是他真正的主人。

更何况他也没有资格苛责,因为他自己也迈不开步子,眼神像是要黏在他身上一样,贪婪又无耻,永远不会餍足。

可他要怎么办?

向Thranduil行礼,尊他为父亲?可这样准吓坏他,他没有认出他来,一定是没有想起前世来。一个尚未成年的孩子又怎么会多出一个儿子来。或是假装不认识,快快地走开,趁他们尚未亲近,反正他们也不会有什么结果。

可那又有什么用,迟早有一天,他会想起来,他怎么可能不记得你是他的儿子,Legolas。

不应该是这样,对于假装冷静这件事他应该是熟能生巧了,对于隐藏对Thranduil的感情这项技能还有谁比他更加擅长。

当少年的Thranduil的眉毛开始困惑地上挑时,Legolas稳了稳心神,他露出疏远而又礼仪周到的笑容,回答他:“Legolas,取自绿叶之意。”

对方却因为他的回答而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那是他从未见到过的,简单快乐,无所顾忌,属于Thranduil的真正笑容。他曾经想要奉献所有与之换取而不可得,现在却轻而易举地得到了。

就这样萍水相逢,擦肩而过,也好。

不要轻易告诉别人名字,因为名字也是一个咒语,这是甘道夫曾经说过的一句话。就像你给一棵树取了名字,那么它就有别于森林里的其他树,它因你而与众不同。

很好,这个星期的他第七次“很偶然地”又遇到了Thranduil,一定是阿门洲的大树或者飞鸟出卖了他。当时他就应该装作什么都没听到地飞驰而过。他从前怎么不知道Thranduil的性格可以执着到这个地步。

新鲜的浆果,树枝和花朵编织的冠冕,那些笨拙又小心翼翼看似不经意的讨好,这何尝不是当初的自己。

Legolas哭笑不得,这究竟是神明的恩赐还是神明的惩罚。

他不过是年少冲动罢了,不要当真。等他想起一切说不定有多后悔现在做的蠢事。Legolas自嘲地摇摇头,说不定他都不知道你的性别。

想象一下精灵之王为这样的小事苦不堪言的样子还是挺可爱得嘛。

Legolas·中土第一挂·Greenleaf却从没想过,其实自己轻而易举就能甩开对方。

只是,为什么今天礼物中还有一本是某精呕心沥血编写的数学练习册。

等到Thranduil的前世记忆回来之后,他深刻反省了自己为什么会被自己儿子暴打一顿这个问题,结论就是他把儿子培养得太好了,Legolas站得还没弓箭高的时候,已经开始进行有目的性的训练了。当年Elrond问自己Legolas加入了魔戒远征队担不担心,当时他怎么回答来着?“那些半兽人应该庆幸他们的对手是Legolas,这样还死得痛快点。”

他错了,他不应该把他儿子的武力值训练得这么高,不训练得这么高他也不会在失忆的空隙被他暴打一顿了,不被暴打一顿他也不会这么没面子。

虽然后来这些面子都在某些比较激烈的床上运动里找回来了,想想还是有点值的。








停更一天

想整理一下中土知音,所以停更一天ww


如果说这篇文里佩花是何曾有幸配成双,那瑟莱就是世世代代都是缘。李丽芬的歌真好听……


他们彼此相互成全。


谢谢大家的鼓励,捉虫和吐槽!!


没有意外的话,明天更番外,来点父子戏什么的^_^


为心上人跨越千年时空浴火重生,精灵爱侣上演世间传奇终成眷属

*半AU,RPS,OOC

*终于完结了(╯‵□′)╯︵┴─┴ 

*作者的病不会好了,不用救

*精灵重生后要过一段时间才能想起前尘往事

——————————————————————

第十一章



Lee曾经设想过千万种让Thranduil离开这具身体的方法,却始终不得其解。可是没想到这一天居然真的来临了。

“我要走了。”精灵王平淡的语气就像是出门散个步打个招呼。

“你去哪?怎么突然要走了?”他没有办法和Thranduil一样,将一场离别说得那么轻易。

“曼多斯神殿,我去问他们要个精灵身体,我要去找Legolas。也不突然,拖了很久了。”Thranduil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向Lee解释一些精灵的常识,他有些莫名地烦燥,他不喜欢拖泥带水。

“什么……”Lee有些转不过弯来,那些为角色准备的知识自动化成语言,“可是重生之后你会忘记他啊。”

“那又怎样,我一定会再找到他的,那个时候没有什么再可以阻止我们了。”到那时他们不再是君臣父子,再也不会有纲常伦理的束缚,再也没有什么可以让他们分开了,连死亡也不可以。

“如果神不同意呢?”Lee忍不住提醒他。

“不在他身边,在哪里又有什么区别?”昔日的精灵王笑了笑,眼角眉梢尽是倨傲,事到如今他已无所畏惧。他想起瑞文戴尔的Elrond评价自己“特立独行”,对于这个评价他不置可否,他只不过比起其他精灵更加有欲念,而现在他除了那片叶子别无所求。

“你不和Orli告个别吗?你可是他一生的童话啊?”其实早就明白对方去意已决,他也不想阻止他什么,只是自己还需要时间缓缓。不得不承认,那个腹黑毒舌的精灵王者确实是他生命中的良师益友。

“你才是他一生的童话啊,Lee Pace。”Thranduil笑叹了一口气,关于一点即使没有预言能力,他也可以肯定。

就如三岁时,Lee突然间意识到精灵的存在,突然地这具身体里就只剩他一个人了。

明天他想穿什么就可以穿什么了,大脑空白六个小时以后,Lee打开电脑开始浏览网页,他想看看哪家的拖拉机有折扣。

 

Evangeline Lilly有些“痛恨”Peter找自己演了一个女精灵,演一个女霍比特人多好啊,有吃有喝,还有两坨幸福的高原红,不像现在夹在那对“密林父子”中间。

简直比做幼儿园老师还累,Lee你不要打Orli的小揪揪,Orli你再捏Lee的手臂也捏不出水的!光是这你来我往的小动作就是数不甚数,更不要说那些没有节操没有下限的对谈。直到某个夜晚,在狂欢的最尾声她折返回来找落在吧里的围巾,看到暗处那对相拥的熟悉阴影,之前的一切蛛丝马迹再一次浮现,真相昭然若揭。

所以说好的女性的直觉的,都怪Peter让她演了一个女汉子!

她无奈地摊摊手,犹豫着要不要发邮件给Peter告诉他精灵王子暗恋Tauriel绝对是他做过的最错误的设定。

片刻之后,她悄然离开那个无人知晓的角落。

一个短暂又漫长的亲吻之后,Lee整张脸都涨红了。他脑海中回荡着一个声音:“天哪!天哪!这可是在公共场合!”可内心又有一种冲动怂恿着他。

“他们随时会过来的。”他这么说着,却根本情难自禁。

“那也是因为有槲寄生啊。”Orlando看着Lee的胡渣,无辜地眨眨眼。

“唉……”Lee叹了一口气,再次低下头去。


阿门洲的阳光真好,Thranduil每天要做的事就是坐在 大树上,吃着红红的浆果,看着来往于道路的各族精灵。

今天好像会有什么不一样。

“你长得可真好看,你叫什么名字?”Thranduil望着下方骑着大角鹿经过的金发精灵,笑着问道。

“啊……?”金发精灵吃惊地抬起头,散开的长发发丝在空气中划出美好的弧度,他的眼神在他身上停留徘徊许久之后,他那金发精灵才笑着回答他:

“Legolas,取自绿叶之意。”

那是Thranduil此生见过最美的笑容。

后来当他重新记起一切时,Leggy也问过他问为什么当时自己认定了他不放手,Thranduil只是故作神秘,笑而不答。

难道要说,Thranduil的审美中土第一?